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作家协会副刊(网易文学采风)

文学专刊,是文学作者、读者阅读的理想园地

 
 
 

日志

 
 
关于我

网易文学采风是中国作家协会由网上文学爱好者、文学原著作者组成的文学交流群体,是以丰富会员的文化生活,提高文学写作、文字表达、文学欣赏能力、提高鉴赏水平为宗旨的文化群体组织。 文学采风提出了新的文学创新定位目标:把网易文学采风建设成为以文学、艺术与传媒相结合的新型文学艺术交流平台,成为关注实践生活、热爱中国共产党、热爱祖国、体现网络朋友文化思想的阵地,成为代表网络文化,文学艺术方面的网络交流基地。

网易考拉推荐

编号(201701440)愚蝴蝶主义(组诗)原著作者 莫笑  

2017-08-17 11:07:42|  分类: 现代文学 诗歌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作家协会《文学采风》推荐作品(诗歌) 

                     编号(201701440

编号(201701440)愚蝴蝶主义(组诗)原著作者 莫笑 - 网易文学采风 - 中国作家协会副刊(网易文学采风)


编号(201701440)愚蝴蝶主义(组诗)原著作者 莫笑 - 网易文学采风 - 中国作家协会副刊(网易文学采风)

               愚蝴蝶主义(组诗)原著作者 莫笑

                        2017-08-15 莫笑愚 秋色文学


每一位天使都令人恐惧。

——里尔克


第一节:预设的起点

 

起点无我

终点非我

中间的过程由谁设定?

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遵从某种未知的意志?

我的一生,也只是执行了某种预设的程序?

 

一把空椅子,一只空纸杯

一个破损的画框

就是全部历史

月光投射过来,尘埃漂浮

在打开的笔记本上,字迹已经发黄

 

我看见他扼住了自己的喉咙

苍老的头垂在桌上

白发散开,像字里行间散在的云朵

而每一朵云都睡着了

像沉默寡言的石头

 

其实我没看见他的脸

只看见了那双手

那青筋暴突的盗墓者的手

扼住了他的咽喉

它们并不强壮,也从未辉煌

 

我是怎样上路,怎样来到这里

一切已无从记起

从一个梦进入一个更深的梦

喧哗之声像幽灵,在丛林的每一个角落游荡

梦的呓语说出我与非我的真相

 

时间之河没有源头

我在梦里跋涉了太久

穿过银色的水湾就是蓝天

我在荒原上跋涉了太久

镜子背后,蝴蝶从不现形

 

2015-02-12于北京)



第二节:蝴蝶是只虫子


1

当秃鹫向着荒漠俯冲

胡蝶的翘首就是它的盛宴


2

灯蛾和蝴蝶本质是一样的

从卵到蛹,它们同样丑陋

神最终将美给了蝴蝶

将扑火的命运给了灯蛾


3

从洪荒中走来

你不是天使

不会令我心生恐惧

从卵生

到裂变

你的美一览无余:——

你的翅膀令彩虹汗颜

你的舞姿令天仙也自愧不如

但我看见了你蠕虫的身躯

飞蛾比你丰满

桑蚕比你洁白

你的翅膀带风,据说可以掀起彼岸狂澜

我依然爱你,一如爱我的同类

我们有一样美丽的外衣

我们有一样饕餮的心


(2015-02-09于北京)


第三节:蝴蝶梦境


一个梦被自己反复梦见

又被他人反复提起

仿佛别人的梦

被嫁接在自己的梦里

在所有似曾相识的梦中

我不记得怎样出发

怎样来到这里

蝴蝶在梦中飞进飞出

像一个隐喻或呓语

我看见它扼住了母亲的喉咙

她苍老的头垂在桌上

散开的白发如散在的云朵

而每一朵云都睡着了

像母亲安详的脸

其实我没看见它

只看见了那只手

那只青筋暴突的盗墓者的手

它扼住了母亲的咽喉

它并不强壮,更不辉辉煌

时间之河没有源头

我在这尘世已跋涉了太久

穿过银色的水湾就是蓝天

我在荒原上跋涉了太久

镜子背后隐藏他衣冠楚楚的狰狞


(2015-02-12于北京)


第四节:受精卵与蝴蝶


饱满而肥硕

一枚受精卵,在梦中

张开满身粉红的嘴

无数丰腴的唇

像春天盛开的花瓣

毫无保留地朝向冥王,袒露

它们处女的花蕊

谁在讥笑我,声音

尖刻而嘹亮

仿佛救护车呼啸而过时的哨音,仿佛

战争时期的空袭警报

一种彻底的凄厉和孤绝

蓦然咬噬我梦中的头骨和神经

此时,我已被囚禁,无处可逃

受精卵在我掌心欢蹦乱跳

以肉蛆享用腐尸的满足

从潮湿的阴沟

发出巫女的请求:

“来吧,你这胆小鬼、恶魔、凶手

来将这粉红的绳索套上你

枯瘦的行将就木的脖子”

“丑陋而变态

你这梦中人

受精卵的异类

来!来接受我们的

眷顾和拯救

——以腐烂的尸体的名义

——以所有死亡的兄弟姐妹的名义”

我穿过梦的边缘

走进一枚蝴蝶的梦中

她在梦中抱着自己——这只丑陋的蛹

仿佛肉蛆,浑身长满乳白和灰色的嘴唇

吸附在母亲干枯的尸体上

用层层丝绦裹缠自己,那茧

仿佛汉白玉的碉堡,仿佛月上寒宫

一条河流

许多大大小小的河流

在我的掌心奔涌

受精卵溅起高声大笑的浪花

它粉嘟嘟的身体浑圆

而鲜嫩,像多汁又

美味的牛扒

受精卵在我的手掌上

发出珍珠的光——

啊,一枚珍珠

粉色的珍珠,浑圆

而通透,充满新鲜的肉体的诱惑

——这稀世的奇珍,照见我饥渴的眼神背后

无处可逃的焦灼的灵魂

受精卵剥掉自己珍珠的画皮

满身的嘴巴发出尖笑,像空袭警报

像载着心脏病人疾驰的

救护车

夜晚的妖女倾巢而出

在我的掌心上跳舞

那么丑陋,仿佛肉蛆,仿佛蝴蝶的蛹

我在自己的梦中

踏碎蝴蝶梦的城廓

一道闪电,从血液的河流传递到指尖

我伸手,想要触摸蝴蝶斑斓的鳞片

却只见瓦砾和水晶般的碎片

从粉红的受精卵躯体上

纷纷扬扬地剥落,肉汁四溅


(2014-05-13于北京)


编号(201701440)愚蝴蝶主义(组诗)原著作者 莫笑 - 网易文学采风 - 中国作家协会副刊(网易文学采风)

编号(201701440)愚蝴蝶主义(组诗)原著作者 莫笑 - 网易文学采风 - 中国作家协会副刊(网易文学采风)


 QQ转发  网易文学采风编辑部编辑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